以愛之名

以愛之名

愛情FM」「2014-08-11」「原聲帶網絡電臺」 原聲帶網絡電臺是一家情感、音樂、新聞時事、綜藝娛樂、廣播劇綜合電臺
鄭楠搖下副駕駛的窗戶,讓何真真把手伸到窗外。何真真不肯,腦海里迅速閃過各種血腥畫面,比如她剛伸出去,后邊就沖來一輛大貨車或者天外突然飛來一塊猛石,又或者頭頂正好有只肥鴿子在拉屎,她覺得這幾樣東西總有一個會被自己攤上。

深圳风采具体开奖时间 www.jtgdi.com 作者:吳慧子 主播:古謠  后期:古謠  美工:古謠

歡迎收聽清茶之聲,我是主播古謠。本期與大家分享的文章來自吳惠子的《以愛之名》

【正文】
鄭楠搖下副駕駛的窗戶,讓何真真把手伸到窗外。
何真真不肯,腦海里迅速閃過各種血腥畫面,比如她剛伸出去,后邊就沖來一輛大貨車或者天外突然飛來一塊猛石,又或者頭頂正好有只肥鴿子在拉屎,她覺得這幾樣東西總有一個會被自己攤上。
鄭楠斜了一眼倒車鏡,準備變道。
你伸一下,就一下,別怕,有我呢。鄭楠說完一把方向盤轉進了北四環。
雖然不知道鄭楠要干嗎,何真真還是猶猶豫豫把手伸出去了。
鄭楠問,什么感覺?
有風,有點涼啊。何真真五指緊閉,僵在窗外。
哎我說你胳膊放松一點,手心迎著風,對,就這樣,不對,你手掌也要放松,別用勁。對對對,就這樣。
何真真說,全是土,你到底要干嗎。
鄭楠說,你把眼睛閉上。
何真真想起了小時候山后的桃花泉,泉水在山澗匯成清澈的桃花溪,村里的孩子都喝桃花溪里的水長大,每個姑娘都面若桃花。何真真夏天在溪水里洗菜撈魚,水流穿過掌心的時候,也是這種感覺。
2.
何真真相信生命里很多事情的發生都不是空穴來風的。
上大學的時候她非??床還咄嗟囊桓鎏ㄍ謇吹吶?,名字叫楊悠柔??ё暈醫檣?,嗲聲嗲氣的她著實讓何真真癱軟了一回,她感覺自己的身體產生了化學反應,但凡楊悠柔再多說一個字,她全身的骨頭就會立刻化為一攤血水。 
她覺得這個女的又做作又龜毛。有一次上課,老師點名回答問題,全班都沒有人舉手,只楊悠柔自告奮勇地站起來,滔滔不絕地說了一大串,邊說還不停地比著手勢。老師表揚了她,批評了其他所有人。讓何真真更加不悅。
她和同寢室的姑娘下課后圍著操場散步,開始吐槽這位一代作女,當她正伸出手準備模仿楊悠柔發言的時候,一團濕乎乎的東西,啪!砸在了何真真的右手掌心,黃白墨綠,帶著詭異的余溫。
何真真傻了,戛然而止。
旁邊原本興致昂揚的姑娘見狀,也立刻閉嘴,馬上抬頭看天,她環視了一圈,操場周圍沒有大樹,瓦藍瓦藍的天空里,只有一枚快落山的夕陽把西邊的云彩燒得火紅。何真真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完全石化了。
何真真端詳許久,望聞問切之后斷定,是鳥糞。
回寢室后,何真真認認真真洗了好幾遍手,洗完還讓寢室每個人聞一下,老覺得自己沒洗干凈。之后的幾天,她不論寫字洗臉還是去食堂打飯,凡是右手出現的地方,都會重新浮現當時的情景。
她上課的時候開小差,看著楊悠柔的后腦勺,計算著這次徒手接鳥糞事件的概率,那一瞬間,在那么廣袤無垠的土地和天空下,飛過那么多不確定路途,而且隨時可能會拉屎的鳥,那些各式各樣的鳥路過許許多多四百米的學校操場,如果不計較那只鳥飛行的高度和速度,不計較當時傍晚的風和空氣的摩擦力,也不去計較那團不明膠狀物體的質量以及它在自由落體過程中的重力加速度。
偏偏就是何真真伸出去的那只總面積不超過五十平方厘米的右手掌心,不偏不倚接住了某只鳥拉的非常不確定的一泡屎。
正當她出神呢,楊悠柔鬼使神差地轉過頭來對何真真莞爾一笑。
何真真嚇了一跳,立刻坐直,尷尬的朝楊悠柔抿抿嘴。然后立刻給鄭楠發短信。
周五下午有課嗎,來趟我們學校,介紹個特神的姑娘給你認識,臉比你還白。
一個月后,何真真在心里打了自己無數個嘴巴,她更加覺得,當初的鳥糞,分明就是命中注定的一泡屎。她恨楊悠柔的皮膚比自己白,比鄭楠白,白得她睜不開眼睛。
何真真很疑惑,為什么窗外的北風沒命地吹,屋里怎么就這么悶呢,昨天晚上的洗澡水好像還沒散去,夾著沐浴露的味道撲面而來,熱騰騰的霧氣一下子就蒙住了她的眼睛。何真真突然理解了那個一開始就莫名討厭楊悠柔的自己,也理解了一個多月來瘋狂狹隘和一觸即發的自己。她在抽屜里翻來翻去,把東西都拿出來擺在桌上,想找剪刀拆鄭楠送的生日禮物,可找了很久也沒找到。
她明明記得就在那兒放著,好像出門前拿發卡的時候還看見過,怎么一轉眼就不見了呢。
你們誰把我剪刀借走了啊。
寢室里的姑娘不知道什么時候都去上課了,沒有人回答她。
何真真放聲大哭。
她確信生命里很多的喜歡和厭惡,都不是空穴來風的。一個人很容易原諒自己愛的人,就算對方一次次撕碎自己的心,自己也能即刻替對方找來各種天衣無縫的理由,幫助千瘡百孔的自己奇跡般地痊愈。
何真真安慰自己,這才是真正偉大的愛情,誰無暴風勁雨時,守得云開見月明。
青春就是這么神奇,它接受大多數人的不明就里,這些人今天的愿望,就是眼巴巴地呼喚明天早點到來。但也有那么一小撮人,知道生命是一場必散的筵席,于是抓緊分分秒秒,每天夜里推杯換盞,暢快淋漓。
大學快畢業的那段時間,學校廣播臺每天都聽見鄭鈞在唱: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一切全都 全都會失去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你的眼淚 歡笑 全都會失去
所以我們不要哭泣 所以我們不要回憶過去
所以我們不要在意 所以我們不要埋怨自己
……
學校附近的小酒館夜夜鬼哭狼嚎。
可誰都不知道,除了生死,這都不算別離。
3..
何真真第一次見鄭楠的時候,她的狗沖上去搶了鄭楠的漢堡。
何真真的父母都是部隊里的人,她剛滿月,就被爸媽送到了陜西農村的外婆家,父母在新疆呆了很多年,直到何真真十一歲才把她接回北京,還帶著一條叫錘子的雜毛土狗。當時何真真牽著狗說如果錘子不去北京,她也不去。
都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喝桃花泉里的水長大的姑娘都溫柔,何真真雖然漂亮,可脾氣卻十分糟糕。她每天在部隊大院里追著錘子跑,很多小伙伴都繞道而行。錘子雖是土狗,但是身形龐大,兇神惡煞,對身材嬌小的何真真來說,旁邊大人見了也不免為她捏一把冷汗。很多院里離退休的老干部吃完飯遛彎的時候常能看見何真真和錘子,也總有人見到她爸就說,老何你管管真真啊今天我們看見她又給錘子買漢堡了。
何真真小時候沒有玩過洋娃娃,也沒有吃過麥當勞。
老何因為覺得虧欠女兒,所以非常慣著何真真,為此他也沒少和真真媽吵架。錘子后來傷了人,老何也沒吼過自己的寶貝女兒。
鄭楠放學回大院兒的時候正在啃漢堡,原本老實巴交跟著何真真的錘子像一匹脫韁的猛獸,輕松一躍就奪下了鄭楠正要遞到嘴邊的肉。何真真在原地嚇得目瞪口呆,鄭楠驚慌失措連退好幾步,脫下書包本能地就往錘子的頭上砸。
這一砸,何真真回過神來,立刻沖上去,一把推倒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鄭楠。剛從菜場買完菜出來的鄭楠奶奶看見自己的孫子坐在地上,渾身是灰,手還流著血,又看看旁邊臟兮兮的書包和津津有味吃著漢堡的錘子,馬上明白發生了什么。她一把揪住何真真的胳膊,拉起已經哭得極慘的鄭楠,殺氣騰騰地沖到了老何家。
錘子吃了不該吃的東西,剛進屋就夾著尾巴鉆到了沙發底下。真真媽拽它,它又躲回去。
第二天何真真攔著上學路上的鄭楠,邊哭邊道歉,說鄭楠你能不能跟我爸求情,我賠你十個漢堡,你讓他們不要把錘子送走。
鄭楠一連好幾天,每天一放學就跑到何真真家幫她求情,最后他奶奶忍無可忍,當著老何一家人的面,把鄭楠揍了一頓,當時他受傷的手還滲著血。
功夫負了有心人,最后錘子還是被送走了。何真真哭了好幾天。為了安慰她,鄭楠背著奶奶,偷偷請何真真吃了一個漢堡,后來又吃了一個,后來吃了好多年。
自打錘子走后,何真真和鄭楠就變成了形影不離的小伙伴。
中考結束后那個暑假剛開始,鄭楠的奶奶就去世了,何真真哭得比鄭楠還兇。
老人家臨走前幾天還在大院兒里跟何真真開玩笑,真真越來越好看啦,長大給我當孫媳婦兒啊。
何真真說,他臉比我還白,像姑娘,我不喜歡這樣的。
才怪。
其實從鄭楠被奶奶從自己家揪走那天起,她就覺得,這個男孩子傻傻的讓人好喜歡的哦。
4.
機場高速車很少,鄭楠一直踩著油門,拉下一張臉。
何真真覺得心里堵得很,半天憋出句話來,給你說個事兒吧。
啊。
錘子撲你,是我讓的,想嚇唬你。后來的事你全知道。
嗯。
還有,你第一次讓我幫你約楊悠柔,下課以后,我在操場說她壞話,結果伸手接了一泡鳥屎。
這事兒我不知道,你趕緊給那誰再打個電話,拐彎兒就到。
不用了,我看見他了,白衣服戴帽子肯定是,停吧。
鄭楠摁開后備廂,點了根煙,頭側向窗外,說,你去吧。
何真真跳下車,拖下一個笨重的行李箱踉踉蹌蹌朝男人走過去。
兩天前,他倆在簋街喝酒,接到了楊悠柔的堂哥打來的電話,托何真真幫他把妹妹留在北京的東西收拾一下,好拿走。
那天晚上何真真喝多了,不停怒斥鄭楠不是人。
第二天她醒來,天已經快黑了,晃到客廳,鄭楠坐在地上收拾悠柔的東西。
明天我送你去。鄭楠抬起頭看了一眼何真真。
何真真走到廚房,一口氣喝了一大杯白開水。
鄭楠的襯衣太大了,一直從何真真的肩上往下滑。
5.
楊悠柔的媽媽是北京人,年輕時候嫁到了臺灣,她爸爸是宜蘭當地最有名的廚師,經常給她吃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19歲的楊悠柔長得好看,皮膚也白,很招女生嫉妒。她是鄭楠的初戀,兩個人確認關系的那天,鄭楠興奮地跑來告訴何真真,他終于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天賜良緣。
他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去了北京動物園,楊悠柔指著白孔雀對鄭楠說。
這個我吃過哦,那個我也吃過哦。
鄭楠差點沒和楊悠柔分手,幸虧他問她好不好吃的時候,楊悠柔說一點兒也不好吃,并保證以后再也不吃了。
本來這些東西就不該往嘴里送,楊悠柔生病后說起過這件事情,她告訴鄭楠,自己吃過的那些飛禽走獸都到夢里來找她了,非??植?。
6.    
楊悠柔25歲查出乳腺癌,發現的時候已經是晚期了。她和鄭楠剛剛拍完婚紗照。
進手術室那天,楊悠柔在病房里給鄭楠講了個段子,說車開到80邁的時候把手伸出去迎著風,和C cup的感覺是一樣的。
主刀醫生中途從手術室出來一趟,說只能先切除病灶區,癌細胞已經擴散了。
楊悠柔術后那張臉,慘白發青。她把鄭楠趕出病房,掀開床單看到自己的胸部塌陷,然后兩眼直愣愣地盯著天花板看了很長時間。
她問,何真真呢?
何真真尷尬地進了病房,楊悠柔對她說:
你發誓,你永遠不會對鄭楠表白。
7.
何真真把沉甸甸的箱子遞了過去。
男人說了聲謝謝,轉身走了。
何真真回到車旁,拉開后座的車門。
鄭楠掐滅煙頭,什么都沒說,握著方向盤不點火。
何真真坐在后排,用膝蓋頂了頂鄭楠的椅背,蹦出幾個字。
行了回吧。
鄭楠搖下車窗,黃昏的風像戀人的喘息,拍在他面無表情的臉上。
北京很堵,愛情也變得很堵,他們走走停停。
何真真本以為自己不戰而勝,卻沒想到依然如陷囹圄。她坐在鄭楠背后,一言不發,突然發現許多的感情,都不過是以愛之名。
【尾聲】
感謝大家收聽本期的清茶之聲,歡迎大家推薦你覺得會對大家有幫助的文學作品給古謠,你可以搜索qq群255603689,加入到清茶電臺聽友群,把你的意見和建議告訴我們。我是古謠,請記住,無論你工作多忙,都請在周末的下午茶時光,泡一杯清茶,品一篇佳作。我們下期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