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和愛情都像一碗蜂蜜

月亮和愛情都像一碗蜂蜜

在去西安演出的路上,我一上火車就聽著大提琴協奏曲昏睡了過去,醒來時火車已經拐過了河南,即將進入陜西界內。在中原和西北的交界處,車窗外的人們正在耕種一塊又一塊既不像中原也不像西北的田地。電臺文稿
父親的牽掛

父親的牽掛

在這個冬季,父親唯一依賴的就是床,除了吃飯上廁所,他哪里都不想去。一早到晚就知道斜倚在床頭翻翻當天的報紙,聽聽收音機。收音機是他最愛的,拿在手里像什么寶貝似的。推薦
初夏的味道

初夏的味道

初夏多是雨水,雨后的晴天總是那樣清晰和明艷。街上飛揚的裙擺顯示著女人的嬌媚,那些五顏六色的的細花碎裙,在這個還不是炎熱的氣候里,著實增添了一些夏天的味道。電臺文稿
櫻桃樹下的春天

櫻桃樹下的春天

立春剛過后的春天還算不得春天。雪未消,冰未融,沿河的柳枝瑟縮著脖子,枝丫是干癟的,去歲生命的紋絡瘦成了枯硬的節,顫悠悠的,觸則破碎。太陽仍是低低的,帶著灰白的面紗,蟄伏一冬的人,扯著悠長的線,放任那頭的風箏一點點地去觸碰春的衣角。電臺文稿
那些丟失在時光里的年少情事

那些丟失在時光里的年少情事

我讀小學二年級的時候,一天早上突然在抽屜里發現了一個小本子,是很普通的小號算術本,封面是當時大紅大紫的《還珠格格》,打開來是滿滿一本手抄歌詞,全是《還珠格格》的主題曲和插曲,字跡歪歪扭扭,但很整齊。電臺文稿
貝殼小記

貝殼小記

一枚貝殼是一件小東西,我把它拖回到沙灘上。然后我抓一把沙子,在這些沙子從我的指縫里幾乎漏光了的時候,觀察留在我手里的那一點點。電臺文稿
升一把火

升一把火

這一天開始是個陰霾的天氣,非常的陰冷。他從阿拉斯加育空河區的干道爬到路旁的高地,那兒有一條小路向東延伸,穿過密密的檜樹林。這個高地有個陡坡,他爬到坡頂后,停下來喘了口氣,看看手表以掩視自己的氣喘。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