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是突然就長大

我們總是突然就長大

有的人會失眠,有的人會喝醉,有的要嚎哭整晚,有的人會去街上獨自走一夜,有的要在自己身上劃一刀煙頭燙個疤,還有的必須自甘墮落把自己當塊抹布一段時間 有的打了無數通電話給一個永遠不接電話的人打通了卻馬上掛掉,也有人會獨自旅行,不會游泳的人開始學潛水,...等一棵開花的樹
玫瑰癥

玫瑰癥

在去首都的高速公路上,男人初次看見了玫瑰花。那時是黃昏,冬天的灰云像屋檐,一爪一爪,卷在暗藍色的天上。一墻的玫瑰花在長路中間的圃里,一路紅著,把道路剖為左右。他坐長途車窗一路行來,離首都越近,道路越塵沙飛舞等一棵開花的樹
有你就不一樣

有你就不一樣

我遇見過許多次夕陽,在下班或旅行回來的路上。但和你就不一樣。它不再圓潤,頂端都有了起伏,再一聽,就有了跳動。我遇見過許多次白云,在清晨或離天更近的地方。但和你就不一樣。它不再濃密,紗一般透亮,絹一樣輕柔,跟陽光一起飄下來,站的再低,手一抬,就摸得到等一棵開花的樹